早乙女与一

只想把以前的坑填完。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[米优+君与+深红+雷拉 月鬼未成年组+都市护卫队组]
微博@马修的初三枫糖饼

【终炽】盛空之下 0

☆警告☆

*电竞paro,全职世界观,一切设定向蝴蝶蓝、毒奶粉和电竞圈致敬。

*正剧时间是2023年,也就是全职原著第八赛季结束,荣耀第十区开服那年,私设全世界荣耀的第十区开服在同一天

*全员向,但有cp向,米优/君与/深红。不过前期cp向不明显,不过每篇基本打米优tag(因为它主(。)

*长篇,lo主三党不定更,有考虑明年的小料。

*设定请走设定

*最后,祝百夜优一郎生日快乐,长大了一岁,要永远温柔。今年写的第一篇生贺我是有多懒

*0是回忆杀,我也不知道1是什么时候有(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

  偌大的房间并不是很亮,除去唯一的光源便完全处于黑暗之中,唯独只剩寂静,只能听见键盘敲击的微弱声。窗帘没被拉起,外面一轮弯月已经明了的告诉众人已是深夜,应去休息,然而房间的主人并没此打算,他死死盯着在黑暗中有些刺眼的光亮,左手在不停的敲击着键盘,灵活的手指快的有些残影,显示器发出的光亮照在他因为熬夜而有些发黄的面容上,眼睛里浮现着几条血丝。

  游戏依在进行。他操纵着角色,不停的躲避,时不时放出几个技能来阻挡快要打在角色上的技能,耳机里的音乐很吵,夹杂着人群的辱骂声、枪炮的轰炸声和刀剑挥舞的音效,虽然烦心,他却没空腾出一只手把耳机在下,索性就挂在脖子上了,若是此刻松开正在操作的手,后果不堪想象,他近日的努力全是要白费了。

  “快了……就快到了……”他小声地叨念着,眉头皱了一下,瞄了角色的状况栏,发觉自己法力完全不能继续进行逃亡的消耗,他赶紧使用了几个mp剂,使法力恢复一下,又继续发出几个技能来掩护自己的行动。角色的视角旁边火光四溅,到处都是不知什么职业发出的技能,他操纵着角色躲避,血条却不断地向下降着。“再不快点就要死了!”他叨念着,“怎么还没到啊……”

  突然,他发觉自己的角色停止奔跑了,动也不能动,许多道攻击一下子就打在角色身上,血条下降的飞快,眼看就要达到临界值了。“我……”他差点骂出口,右手赶紧调整角色视角,脚下并没有法阵所发出的光纹,他由此判定是中了僵直弹。“卧槽哪个人打的那么准,这都能命中!”他骂咧着,一边使用药剂进行回血,一边不断地让角色做基本动作,试图摆脱僵直效果,好在这僵直弹技能阶数不高,只有几秒的效果,时间一到,他便赶紧操作使角色继续跑动。“就以为只有你会僵直弹吗,我也会!”他口中叨叨念念,一边操作角色奔跑,还调整视角转到身后,放出了几颗僵直弹,也不管是否命中便掉头继续跑,耳机里爆炸的音效中传来几声惨叫,才证明这僵直弹估计是命中了几个人,他才放下了心,继续没命的操作使角色赶紧逃跑。

  “还能继续吗?”耳机里突然传来一个女声,是团队频道里发出的,他低头一看,耳机上的话筒还是对着嘴的,小心翼翼的扭动了一下脖子,道:“还可以,只是就快没血了。你呢?”

  “我也是,快要没血了,现在可以用的牧师都死了。”那个女声回答,“我现在在空中……看到城门了,还能再快点吗?我在城里等你。”

  “估计还能再提升一点。”他说完,左手敲击键盘的速度更快了,耳机那边却没了回声,想必是先到了主城,魔道学者的速度一般是很快的。角色视角前方突然出现一座城,他有些欣喜,不顾剩下的血量和法力,躲避了几个魔法技能和炮弹,冲向了主城。

  “快!别让那小子跑了!”耳机里突然响起几声咆哮,瞬间屏幕上的火光更迅猛,刀剑挥舞、魔法蓄力、枪炮轰击的音效不断传来。他小声骂了一句,只好放了几个普通攻击打断正在蓄力的大招,操纵角色做着基本动作尽量使角色的血量减少降低的速度,不断接近城门。

   突然火光、魔法炫纹和爆炸的音效全消失了,只剩下城内npc走动和人们交谈的声音,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成功逃脱了乱局,在这场战役中存活了下来,他望了一下状态栏,法力值一点也不剩,血值也仅剩下百分之几,他下意识的用手一推键盘,才发现自己的左手因为高强度操作,僵硬的差点不能弯曲,握着鼠标的右手是湿的,冷汗还在不断地冒。虽然是逃脱了,但是没有他,果然还是不行啊。他喃喃自语,按摩了一下左手后,右手又握上鼠标,这时右下角的对话框闪动起来,他点开,发现是刚才耳机里和他说话的女生发来的信息。

  花信风:你到了吗?

  恶魔之眼:我进城了,你在哪?

  花信风:我在竞技场门口那儿,你过来呗

  恶魔之眼:好的,你等下。

  休息够了,他操纵着角色在城里跑动。竞技场离城门很近,不一会便能看见那座建筑物,此时竞技场门口还是围了很多人,不过绝大部分都是来竞技场和别人挑战的,只有少部分人站在那里是挂机,竞技场是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,你若不开房间与别人竞技的话,是不允许攻击别人的,所以这是个最好的挂机的地点。他看到人群中,一位女魔道学者在向他招手,他赶紧让角色跑过去,看见那位女魔道学者的头顶上的id,正是花信风。

  恶魔之眼:我看到你了,东西还在吗?

  花信风:还在,没被爆出来呢。你真的准备好了要这么做?

  他迟疑了一下,又继续打字。

  恶魔之眼:是的,就算他不在,我也要试一下,毕竟这是我们俩的心血。

  花信风:好吧,我可是看着你们两个辛苦弄出来的。祝你成功,我对这个不太懂,帮不了你了。

  花信风对你进行交易,是否接受?

  系统传来信息,他确认,仔细检查是否齐全,在确认完全无误之后,接受了交易。

  恶魔之眼:我开始了。

  花信风:好,我看着你啊。

  他再次检查了背包中材料的数量,确认无误后却深呼了一口气,握着鼠标的右手开始颤抖起来,不知为何,他开始紧张,鼠标滑动到装备编辑器,却又犹豫点开与否,他望向左边,原本这里应该也坐着一个人,此时却只剩他独自一人面对,明明是他俩的心血,却只能由他独自完成。

  明明是可以证明的东西——

  他还是没有点开,双手放在脸上努力使自己加速跳动的心平复下去。事到临头,他又不敢了,把放在装备编辑器上的鼠标又拖到对话框上。

  恶魔之眼:老实说,我不敢了,怎么办

  花信风:以你的性格来说,你不会不敢做这个小事啊,怎么又不敢了?

  恶魔之眼:这不是小事!这是我俩辛苦研究出来的好吗!

  花信风:好吧好吧,依你的。是不是他不在,所以你不敢?

  恶魔之眼:可能吧……因为以前都是我们合作的,做装备这件事也是他自己弄得,我也是一知半解,现在他不在,我有点慌啊。

  恶魔之眼:你知道他去哪了吗?

  花信风:他连你都没有告诉行踪,我怎么可能知道?他不是留下一张纸条吗?

  恶魔之眼:上面就写了“我要离开这座城市了,保重”!鬼才能推的出他离开的目的啊!

  花信风:以他性格,不会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啊,想必是有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吧。

  恶魔之眼:说着就来气。我觉得我现在不太紧张了。

“那就由我来完成吧——。”他松开手,重新点开了装备编辑器,布满血丝的眼眶中充满了坚定,“就由我来证明吧,没有你,我照样可以。”

  一点一点的把材料拖入编辑器,他本来不怎么喜欢思考太多东西,此刻却不得不开始加速运转,就像前几分钟时,他的左手在不断地加快操作那般。原本平复的心又开始剧烈跳动,他紧锁眉头,死盯着发着光亮的显示屏,编辑栏里,那把纹着几条炫纹的枪安然平躺在那,就像是个完美的精制品,等待着新的塑造和包装。

  成败与否,便是此刻了。目睹着材料全部被拖进编辑器,他的心情更加浮躁,鼠标指向确定键,他却迟迟不敢点下。很快你便会更加完美了。他搓了一下冒冷汗的双手,在手心中吹了口气,又放上了鼠标。

  是否确认?

  系统又跳出来一条消息,他迟疑片刻,又果断的点下“确认”。

  望着显示屏上的装备栏,他突然想起那个人,他们算是从小认识了,玩游戏也是经常合作,不过那个人比他更加优秀,他只是单纯的玩游戏,不会想过用技巧去玩,而那个人却会仔细研究,这把与寻常系统不同的枪便是那个人单独打板设计制成的,虽然里面都有着他俩的心血,可真正付出许多的,只是那个人罢了,他也只是如自己所说的,一知半解,都是两人在讨论中才学到一些知识。思索间,系统提示已经升级完成了,他没想多少,顺手点开装备栏,却发现自己的战斗力下降了许多,连一个20级刚转职的角色战斗力也不如。

  怎么回事。他暗叫一声不好,连忙点开武器属性,原本高昂的内心瞬间像是被泼了盆冰水,变得冰凉悲伤。

  那装备的等级上面分明写着5,而不是原来的等级。

  怎么会……他的手再一次颤抖,就如前10分钟准备进行升级那样,他捏紧了拳头,狠狠地砸在桌子上,又吃痛松开。失败了吗?望着此时的结果,他心里早已有了答案,也就是说明这将近400天的努力都是白费,这几天好不容易闯过死门关争夺来的也是白费。若那个人此时看到这种结果,会怎么说呢?他不敢想象了,只能期盼这是个梦,然而手上的酸疼还是告诉他这是真实的事情,绝无虚假。

  “果然只有我一个人是不行的啊……”他喃喃,点开了对话框。

  恶魔之眼:失败了。

  过了好一会,对方才回来消息,不过却被一大片标点给刷了屏。

  花信风:???????

  花信风:不会吧,你不要骗我??!

  恶魔之眼:是真的,等级变回了初始等级。

  恶魔之眼:果然没有他是不行的啊。

  花信风:那……怎么办?他看到会怎么说?

  恶魔之眼:肯定会骂我吧,我真没用。我可能不再会上这个号了,太危险。

  花信风:喂喂喂,你不要吓我啊,怎么说不上就不上呢????

  花信风:这不是你的性格啊???

  花信风:优君,优君????

  花信风:优一郎????

  花信风:百夜优一郎!!!!???

  恶魔之眼:你别刷屏啊很烦的,我又没有死,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而已。

  恶魔之眼:我先下了,好困。

  花信风:好吧,晚安。

  花信风:要不……重头再来?

  鼠标移到游戏注销时,他看到了对方发过来的最后一条信息,愣住了。

  重头再来吗?

  他摇摇头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到时……等那个人回来再说。他并没有走到床边,而是把放在旁边的钥匙和零钱放进口袋,径直走出门,下了楼。深夜的温度比较低,比早上凉快些许,路上并没有什么人来往,偶尔能看见几只猫,又马上不见了踪影。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照常开着门,不过收银台后面的店员已经开始打着哈欠,他走进去,买了碳酸饮料和一包饼干,靠在路灯杆边,独自吸了一口饮料。冰凉的饮料一下子刺激了神经,使他变的清醒,他蹲下,把易拉罐放在脚边,抬头瞥了一眼天空,那轮弯月依旧挂在那儿,发出并不完美的微弱的光,他忽然想起,那把枪制成的那个夜晚,也是这样的月夜,残缺却又美丽。

  旁边走来几个人,看起来也是来买买东西的,他无意识的闭上双眼,那几个人的讨论声却传了过来:

  “刚才可真惨烈,好多人都被爆了装备啊。”

  “是啊,我都看到几个拾荒者把装备都拿走了,不过又被人群打死爆掉了!”

  “别说了,我被爆了一件腰带,捡都没捡回来,橙装啊!我心痛死了。这次太混乱太多人了!”

  “我说那个恶魔之眼也是厉害,这么多人追杀他都成功逃掉了,技术很厉害啊,可惜了好技术,怎么就去抢材料了呢?”

  “你说恶魔之眼?他在神之领域挺有名的你不知道吗?还有一个经常和他合作的狂剑士,两人打起配合挺厉害的,不过那位狂剑士今晚似乎不在啊?不然恶魔之眼怎么那么狼狈。”

  “难怪啊......听说月鬼战队的青训营后天就接受报名参加了,去参加很有可能看见大神哦。”

  “你说什么?月鬼队?我的妈我好想去参加啊!”

  “拉倒吧你,都20几了,人家青训营是向未成年开放的,你一个成年人去凑什么热闹,再说你这破技术还想见到大神?笑话吧!”

  ......

  当听见月鬼战队青训营这两个关键词时,他猛然间睁开双眼,拿起易拉罐狠狠地灌了一口,差点被呛着,缓缓站起身,向北方的小路望去。“青训营......可能是下一个起点吧。”他低下头,嘴边嘀咕着什么,心里却有了计划。

  “你为什么要走......”他张了张口,声音却俞渐变小,最后变成几个细微的声,那个名字始终化成嘴唇嗫嚅的音节。

tbc

评论(2)
热度(16)
  1. 馬修的楓糖餅早乙女与一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【米优脑洞】
©早乙女与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