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乙女与一

只想把以前的坑填完。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[米优+君与+深红+雷拉 月鬼未成年组+都市护卫队组]
微博@马修的初三枫糖饼

【米优】无题

就是一个段子要什么题目

一个懒得写的脑洞,就写成了段子

暂时停笔,最近写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,而且初三啦,学习不好要闭关,不然真的要去搬砖了

我觉得我的手已经不是我的了,为什么作死选了《林冲夜奔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米迦尔觉得自己对优一郎有非分之想。

  他刚到自己实习的学校当数学老师,便成了一优一郎的班主任。正巧优一郎从小就跟米迦尔关系不错,两人又是邻居,这样一来联系更加熟络了,优一郎没事有事都跑来米迦尔这里坐坐,也不干啥,就是和他研究题目。

  优一郎看起来不像是个好学生,事实上他成绩不好不坏,在班里成绩中游走,他的理科不算好,也不算差,可是自己却喜欢找米迦尔问题目,说是找他补习。

米迦尔刚做老师,却在之前就把教案掌得熟透,练习题这种东西也搜刮了一打,其中不少是从隔壁某国弄来的。按着年级,他把降了一级的题目给优一郎做,优一郎刚看到题目整个人就懵逼了。

优一郎头痛,说这题目怎么这么反人类,还是人做的吗?

米迦尔说这还是降了一级的题目呢,初三的,我看着也有点晕。

优一郎暴躁,我觉得自己没上过初三,这关于圆的切线的定理怎么能出这么多奇怪的证明题!!!他拿起笔,在纸上画了个圈,又继续在圆上加辅助线了。米迦尔忍不住向他方向望去,看着他那中规中矩的泛着鲜红的唇,看着他那如翡翠般晶亮的瞳孔,看着他那细长的锁骨,突然有种奇怪的欲望,他想把自己的手指放在那双鲜红饱满的唇上,认真仔细的抚摸玩弄——

住手,米迦尔,你是个变态,小优他才15岁!你不能对他有感觉!他不断压下心里的念头,又忍不住望着他的唇,他的眼,他的锁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米迦尔约拉库斯在学校附近的KFC见面,说是有事情请教。

拉库斯点了一个原味鸡,嚼巴嚼巴地吃了,米迦尔只是静静地望着他。

拉库斯又点了一对新奥尔良烤翅,嚼巴嚼巴地吃了,米迦尔只是静静地望着他。

拉库斯再一次点了一个大薯条,嚼巴嚼巴地吃了一半,米迦尔只是静静地望着他。

拉库斯又一次点了——他什么也没点,伸出手在对着桌上那盒芥末酱发愣的米迦尔晃了晃,说你到底有什么事,难道你约我出来就是看我吃东西?你是不是爱上了我?

去去去,米迦尔嫌弃的看了一眼,我的确是有事情想问你。

来来来,说说说,我记得你一般没什么事情是需要问人的啊,一定是遇到什么艳遇了,你放心,你威鲁特哥哥我定帮你到底。拉库斯拍拍胸膛。

我觉得我对小优有非分之想。

拉库斯正喝着可乐,差点喷了隔壁桌一身,他咳嗽,道,你说的是不是一班那个以童贞而全校闻名的、你的小竹马君百夜优一郎?

是的,还有以童贞全校闻名是什么玩意。

拉库斯一脸痛心疾首,米迦尔,我没有想到,你居然是个金鱼佬,我真是看错你了。

金鱼佬是什么?米迦尔一头雾水。

就是那个啊!

就是哪个啊?

就是那个那个啊!

就是哪个哪个啊?

就是那个那个那个……停!我说我说,你别把芥末挤在鸡块上!

拉库斯伸手阻止米迦尔,深呼吸一口气道,就是指对未成年男生有非分之想的成年男性,大概是这样。

……你从哪里听来这乱七八糟的玩意的。米迦尔莫名其妙。

你忘了我曾经去过隔壁某国啊!拉库斯一脸自豪,我还会其他词呢,要听吗?什么老司机,绅士,非洲人……米迦!米迦大大!我错了!不要把芥末挤进可乐里!!薯条上也不行!!!

 

既然喜欢,那就上啊,直接告白。拉库斯一脸严肃。

可是……他还未成年,而且我不想毁掉他今后的人生。

拉库斯忍不住翻一个白眼,他从来没见过米迦尔这么怂过。我问你,你喜不喜欢他?

喜欢。

他经常跟你在一起吗?

在。

那么就成了。拉库斯一拍桌子,你对他的喜欢估计已经在表面上流露出来了,他还肯接近你,说明他可能他也喜欢你。

所以?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的?不要怂,就是干,拉库斯一脸严肃,送给你了,不要感谢你威鲁特哥哥我。

米迦尔强忍着自己糊他一脸薯条的冲动,说了一句我明白了,然后把剩下的薯条全部塞进嘴里。

 

虽然拉库斯这人成日嘻嘻哈哈,但有时候还是挺靠谱的。米迦尔回到自己家,一脸疲劳的躺在椅子上,他又想起优一郎,虽然有点傲气,不太听人讲话,但其实是挺温柔的,米迦尔忍不住又思念他的唇,他的眼和他的锁骨,突然发现他的所有一切都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——

可能,真的是喜欢上他了吧。

万一他不接受我……

米迦尔烦躁,他摔枕头,他乱翻书籍,他把裤子套在自己的头上,试图使自己冷静下,他看见台面上的本子,上面印有几道题目,正是他思考甚久也没想出来的,他抬起笔,呼啦几下就写了出来,等他彻底冷静下时,也不禁吃了一惊。

陷入爱河的人,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阻碍。

他靠坐在椅上休息,突然手机就响了,拿起一看,正是优一郎发来的短讯。

米迦,你在吗?你忙吗?

还好,怎么了小优?

对方过了好一会,才回了过来。

米迦,我要跟你说一件事,这一件事可能影响到我们今后的关系,你若是不接受,我也不会介意的……

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

米迦尔静静地看着手机屏幕,脸上的神情却在那瞬间凝固住了。

听着,米迦,我喜欢你,就是对恋人的那种喜欢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对你产生这样的感情的。

你会接受吗?我想我们或许……可以试试。

望着最后那一句话,米迦尔忍不住轻笑出声,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忧都是白费的,思索间,手指已经开始在屏幕上跳动。

真巧,我也喜欢你呢,小优。

什么……?

他似乎想象到对方惊讶的表情,不禁偷笑,继续打字道:

不过,表白被抢了,你是否要补偿我呢?不如写几本数学练习册孝敬孝敬我?

……分手吧,我们没爱了/手黄再见

米迦尔伸了一个懒腰,他知道他们已经不是普通的师生关系,还有更上一层次的爱。

开玩笑的啦,我怎么舍得让你写那么多。

优一郎红着脸,趴在书桌上,望着屏幕一言不发,旁边摆着练习册,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证明题的答案,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。

陷入爱河的人,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阻碍。

他望着屏幕上最后翻动的对话框,把头埋在手臂里,自己却忍不住嘿嘿地傻笑。

台灯发出的光映射在屏幕上,照着米迦尔最后发来的话:

“小优,我等你长大。”


评论(10)
热度(54)
  1. 馬修的楓糖餅早乙女与一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【米优脑洞】
    忘记转啦(
©早乙女与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