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乙女与一

只想把以前的坑填完。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[米优+君与+深红+雷拉 月鬼未成年组+都市护卫队组]
微博@马修的初三枫糖饼

【米优】氯化钠之爱 1-2

在最后一天的寒风中割肉。

官方的盐之王梗我可以笑一年。虽然懂梗

1

  米迦尔觉得自己很奇怪,也觉得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都瞎那啥奇怪的。

  比如说,他家的盐经常莫名其妙的消失,噢当然不是指佐料盒子里的那些,它们好的很,是米迦尔每次买回来做备用的盐总是不见,没过几天就只剩下空袋子了,导致他不但不能腌咸鱼,还得省着点;他是没尝过一口咸鱼的。

  又比如说,他喜醋,每次采购都要买上各种不同口味的醋,更钟爱的是山西老陈醋,米迦尔认为酸的味道能给他带来安全感,只是苦坏了他的好友们,每次拉库斯来他家做客总要抱怨公寓里一股酸味;再比如,这个是别人告诉他才知道的,米迦尔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,淡淡地环绕着身体没什么感觉,细闻却觉得很刺鼻,当然米迦尔十分注重保洁,所以狐臭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是不存在,这味道自己也闻不到的。

  有个很玄乎的朋友说,你这公寓不好,对你来说不祥,会减寿命,趁早还是换了吧!米迦尔正好也嫌弃这公寓离公司太远,就真的决定要搬家了。

  很快米迦尔就挑选好小区,这正是城市的黄金住宅区,离公司也不远,以米迦尔稳定的收入来看,再买一套公寓是没什么问题的,只不过日后要节俭是真的了。他看中了两套公寓,都是在同一楼层,这两套对他来说都挺满意的,无论是空间设计上还是光照环境上,就是不知如何选择,这是要逼死选择困难症。

  朋友过来看了看,直接敲定,说,那间不行,太酸了,你应该选择这间,对你来说会有好处,如果你不想让你家的盐继续不见的话。

  米迦尔还真是头一次听说公寓有酸不酸这种说法,愣是听得他半头雾水的。

  现在米迦尔就站在电梯门口。他拉着行李箱,等待着电梯缓缓降到一楼。今天的确是搬家的好日子,在小区门口,米迦尔已经不止看到一辆搬家公司的汽车摆在那儿了,希望搬到新屋能顺利一些,他这么想着,电梯就到了,打开了门。米迦尔刚走进去准备按下闭合键,便听到一声惊呼:“啊请等一等——”

  米迦尔闻言,出于好心他还是按下了延时关门,一名男子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,也拉着个行李箱,气喘吁吁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他的头发是乌黑透亮的,还有点凌乱,估计是跑太快的缘故被风吹起,看起来有些滑稽,令人惊讶的是那双眸子却是如翡翠般亮绿得很,虽然有些不和谐但让人看着很舒服。

  米迦尔很冷静的按下自己所在的楼层,问:“请问是几楼的?”

  “15楼,谢谢——”那男人抬头看了一眼米迦尔,有些惊奇道:“你也是15楼的吗?真是好巧。”

  “那我们就是邻居了呢。”米迦尔回答道,心不在焉地圈起一根头发,“你是哪一户?”

  那男人托腮思索了一会,道:“嗯……我是1501房的,本来我更加心仪1502房,但我买的时候被告知买走了,原来是你买的呀。”

  米迦尔微微眯起双眼。15楼只有两户公寓,朝北那间是他的,那么这名男子买的便是对面那户,也就是朋友说太酸那间了。他又仔细端详男子,虽然是个成年人了但面容的棱角间还透露着一些稚嫩,看起来与他年龄相仿。忽然他瞟见男子的眼角上有一点东西,像是脏东西或什么分泌物,米迦尔顿时觉得有点难受,他有点洁癖。

  他忍不住开口提醒:“啊,不好意思,先生你的眼角好像有一点东西——”

  “是吗?”男子急忙抬手抹去,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,不好意思道:“对不起啊,那个是今天早上不小心碰到的,多谢你提醒了呢。”

  “没关系。”气氛有点尴尬,两人都不说话,米迦尔觉得自己是否有些过分,对一名不认识的陌生人提出不满,这大概是种不礼貌的行为。

  好在电梯刚好到了所在的楼层,那名男子离电梯口较近,先走了出去,他走路时似带起一阵风,有一股淡淡的体味触动了米迦尔的嗅觉,像是海水的味道。

  他们背向而行,一个向左,一个向右,掏出钥匙时,米迦尔回头问了一句:“我叫百夜米迦尔,你呢?”

  “我叫百夜优一郎。”那男子停下手的动作,抬起头,回应道:“那么,请多多关照了——”

  是同姓的啊。米迦尔决定要和这位同姓邻居相处好,他想着,打开了新公寓的大门,便被一股刺鼻的气味呛住,打了一个喷嚏。

2

  自从他搬进新的公寓,家里的盐果然不再消失了,估计真是之前的公寓太玄乎的原因,至少现在米迦尔不用担心自家盐的问题。

  但新的烦恼是出现了。米迦尔很冷静地面对着灶台上的煤气炉,他又一次扭动开关点火,那灶台依旧纹丝不动。米迦尔打开柜子检查煤气开关,发现是打开着的之后,他最后断定,是灶台坏了。米迦尔有点焦虑,电磁炉刚好拿去修了,连水也煮不了。

  本想着要煮一次咖喱啊,自己总不能饿肚子吧——米迦尔苦笑,望着那堆刚买来的蔬菜不知所措,突然想起对面的那位同姓邻居百夜优一郎,他居然有一种“去邻居家蹭吃喝”的想法。

  啊,这是不行的。米迦尔摇头,望着那锅刚倒下去的咖喱粉,又有了想法。

  希望他会借出自己的灶台吧,米迦尔拿着自己的食材,按响了对门的门铃。

  “诶,谁啊——唔,是米迦尔先生啊。”优一郎左手带着与季节不相符的厨用手套,一愣一愣地望着门口的米迦尔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“我家的灶台不能用了,”米迦尔举了举手中的锅,问道:“你愿意同我共进行这顿晚餐吗?把你的灶台借给我就好。”

  “分锅煮行吗?”

  “当然分锅,我认为白蹭吃别人的东西是不好的。”

  “这个当然没问题,我口味有点重请见谅啊,请进吧。”优一郎连忙请他进来,然后就跑进了厨房:“啊呀,就要烧糊了——”

  空气中弥漫着咖喱的味道,米迦尔才发现原来优一郎的口味是与他相似的。他放好东西,走进厨房,正见优一郎急急忙忙把灶台上的火调小,放下胡萝卜。他顺手把过架在隔壁那个空闲的灶台上,点着火,扫了一眼佐料架,转头问优一郎:“请问你家盐放在哪儿的?”

  “哦,你说盐啊,我一般不放在厨房的,”优一郎似恍然大悟状,“你等下,我去找找。”

  ……难道盐会放在厕所吗?米迦尔望着优一郎走去房间的背影,不由得暗想。不一会儿,优一郎拿着两盒盐出来了,他举起问:“你是要细盐呢,还是粗盐?”

  “当然是细盐。”米迦尔接过,刚打开盖子,就望见优一郎打开那盒粗盐,直接倒进他自己的那锅咖喱里,转眼盒子里的就消失了一半,吓得米迦尔一个手抖,把盐撒在了手套上。

  “你吃那么咸干嘛?对身体不好吧。”米迦尔重新勺起一小勺盐,倒进咖喱里去。

  “我不是说过我重口味嘛,”优一郎无辜的耸肩,“还好是分锅煮,要不然你就要被咸死了。”

  “的确是。”气氛又尴尬了,两人都闭口不言,只能听见煮水和锅里沸腾的咖喱的声音。过了好一会,米迦尔才开口打破寂静:“你有醋吗?”

  “有,不过只有小半瓶了,我也懒得再卖,之前我家的醋老是消失真是莫名其妙,搬进这里才好。”优一郎拿下那小瓶苹果醋,递给米迦尔,“你要醋干什么?”

  米迦尔望了一眼醋瓶,便打开:“小半瓶也够了。”说话间,他把那苹果醋直接倒进咖喱里,就像之前优一郎倒盐那样,眼都不眨两下。

  “……”优一郎一愣一愣地看着他。

  “啊,忘了说,我的口味也挺重的。”米迦尔挠挠头,不好意思笑道:“你不要太惊讶了,我只是喜好酸食而已。”

  这实在是,太奇怪了。两个重口味的人此刻都心照不宣。

  晚饭的气氛十分的尴尬,两人都默默扒拉着自己的饭,连开饭语都没什么心情说。

评论(20)
热度(83)
©早乙女与一 | Powered by LOFTER